只在方寸

【周翔/短篇】孤独的企鹅

一枪穿翔周泽楷:

棒死了


洛啾啾:



*动物化梗 字数很少很少 主要梗是来自阿总太太告诉我的 以下是阿总 @Hs 太太说的233 还有别的是百度搜回来的【。然后就出现了1米八的企鹅孙和企鹅周了【不【吕泊远被我遗忘了……














↑对比图








*没什么科学依据 根本没有考据过 所以都是bug 不要跟我太认真 大家可以把这个当成是童话文 有点《冰河世纪》的意思2333




 




 




孤独的企鹅




 




 




*




 




周泽楷是南极洲最独孤的一只企鹅了。




他好像是世界上最后一只那么高大的企鹅,吴启杜明江波涛吕泊远……他们都很小只。




周泽楷说不清自己有多大只,大概比海狮还要大,在水里战斗的时候,就连海狮都不敢招惹他。杜明他们都很崇拜他,他们认了周泽楷是他们的大哥鹅,每天一群企鹅就扑棱着翅膀跑跑跑。




周泽楷走得很慢,杜明他们都习惯了趴在地上飞速滑行,只有周泽楷属于超大型企鹅,所以他是一步一步地慢慢走的。他的步子很大很大,所以如果他不这样的话,就没有企鹅跟得上他了。




可周泽楷从不开口说这些话,他不擅长说,也觉得没必要说。江波涛说,小周的温柔就是在沉默中爆发的。




 




周泽楷总是不说话,他躺在冰上,杜明和吴启在他旁边滑滑滑,江波涛和方明华讨论今天的鱼抓了多少,吕泊远靠着他睡觉。然后周泽楷就不敢翻身了,他怕压到吕泊远,所以只能睁着眼,看着蓝天白云。




 




他有一群很好的同伴,偶尔也会打闹一下,但是不能太过火,因为他跟他们不一样。他也想融入他们的生活,但是好像不行,似乎总是差了点什么,如果不是江波涛在的话,可能情况会更加糟糕。




周泽楷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那么特别,其他企鹅都说他特别能干,能一个人撑起整支队伍,然后周泽楷这样做了,但是却从来没有人问过周泽楷是怎样想的。




喜欢也好,不喜欢也罢,都是得做的。




偶尔他也想当个平常的企鹅,但是那样他就不能保护他的同伴了,周泽楷想了想,身上的冰雪却已经覆了薄薄的一层了。




他想,要是能再次选择的话,他还会选择获得强大的能力,担起身上的责任。




——哪怕他还得当世界上最后一只的孤独的企鹅。




 




*




 




江波涛总说周泽楷很孤独。




其他企鹅都很理解,周泽楷跟他们不一样,各方面都不一样,所以他的思想也决定了他的孤独。




虽然孤独,但是周泽楷没有觉得很忧伤,他习惯了顺其自然,命运里没有的,就注定不是他的,强求也没必要。




尽管有时候,周泽楷也想找一只巨大的企鹅来相互偎依相互取暖,可是最后都会演变成大家缩到他身后去躲风躲雪。




 




周泽楷还是默默地孤独着,既不吭声,也没看出有多难过,该捕鱼的时候捕鱼,该休息的时候就休息。看日出日落,偶尔是整片整片的白光,偶尔又是整片整片的黑夜,独孤的南极洲和独孤的企鹅,被一大片的黑与白所占据的极致而又凄厉的美。




 




周泽楷又忍不住想,他应该真的是世界上最后一只巨型企鹅了,就连知道很多东西的江波涛也不敢肯定会不会有其他巨型企鹅,所以如果他死了,那么这世界上就再也没有别的巨型企鹅了。




对于这点,周泽楷不能说特别忧伤,只是觉得挺可惜的,有人觉得世界唯一很值得,周泽楷却是觉得好事成双。




 




*




 




周泽楷见识过很多场的极光,很漂亮,可是除了他之外,其他的企鹅都不会欣赏这场景,周泽楷真是一只奇怪的文艺企鹅。




然后他站在那儿看到了远方来了一大群企鹅,方明华说,他们是在迁徙,从西边搬过来他们东边。




然后江波涛就对食物资源不足等等问题跟方明华进行了热切的讨论。




 




周泽楷没听清楚,他长得高,于是他就在那儿看着那群企鹅。他们缓慢而悠闲地前进着,一点都不知道东部的原住民们对他们怀有敌意。




然后就在那一大堆的黑黑白白的企鹅里面,忽然冒出了一只特别特别大只的企鹅。




周泽楷一眼就在那群企鹅里看到他了,那么高大,那么的孤傲,不跟大部队混在一起,就单独的一个落在了后边。




 




那一刻周泽楷就觉得自己爱上他了。




那只企鹅慢慢地走着,有些垂头丧气,可是眼睛很有神,周泽楷一直盯着他,那只企鹅也注意到了,抬起头看他。




他们之间隔着冰隔着雪,还有一大片一大片的泾渭分明的黑和白,企鹅们聚在一起熙熙攘攘的,周泽楷一动不动地看着他,而那只企鹅,边走还不忘边转头看他,眼里有惊讶,又有一点微妙的兴奋。




 




眼尖的杜明在那儿嚷嚷:“天啊看那个傻大个!”




“哪个?!”




“那个,好大只的!比队长还要大只哦!?”




“好像是的!天啊居然有别的巨型企鹅!”




轮回的大家都兴奋地扑棱着翅膀围着周泽楷转,周泽楷看着就笑了。




 




他终于知道他不是唯一的一个了。




世界没有那么坏,把他给彻底遗弃了,而且还送给他了一个新的同伴。




 




*




 




孙翔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加进了轮回队伍,轮回队伍跟别的企鹅没什么区别,不过他承认他们比越云企鹅和嘉世企鹅强那么些。




轮回企鹅的头头叫周泽楷,当时孙翔见到他,还说了句,“我一直以为自己是唯一的!”




“我也是。”周泽楷笑着说。




然后孙翔就说:“呵,我还以为我是唯一的呢!”




“……”




周泽楷有点伤心,孙翔原来一点儿都不想遇到自己。




 




孙翔说着不喜欢他们,讨厌群居,讨厌派对,讨厌搭档,可却是留了下来。




他没有别的地方可去,江波涛和方明华又招呼了他过来,孙翔不好意思说自己早就被四处唾骂了,便来了。




 




江波涛说,既然来了轮回就要听指挥,我们不管你的过去,只看实力。




孙翔“嗯”了一声,瞥见旁边的周泽楷一直都在盯着他。




他们俩的海拔高度差不多,所以随随便便就能看对眼。孙翔觉得哪里不对的,瞪了一眼周泽楷,周泽楷就乐呵了。




他只是觉得孙翔真是一只好看的企鹅,毛皮光滑,看得出就算在水里,也一样很厉害。周泽楷虽然很大只,可是也经常被说很好看,虽然他之前一直不知道企鹅之间的区别在哪里,不过看到了孙翔企鹅,他就觉得他也是好看的。




 




孙翔企鹅的过去似乎挺不好的,他没有提起,他有时候会有些忧伤,但很快就会鼓起勇气。




周泽楷是一只孤独的企鹅,孙翔也是,据说他以前也是老大,可是他跟周泽楷企鹅不一样。周泽楷会跟自己的伙伴们合作,可是孙翔完全不会,后来江波涛问了,才知道他一直以来都是独自行动,一个人猛地冲冲冲,别人做不到他就发脾气,到了最后,身边的同伴越来越少,孙翔就落单了。




周泽楷的孤独或许是大家思想高度不一样造成的,孙翔的孤独,却是他自己的性格造成的。




 




孙翔走路的时候还是很快,周泽楷举起短短的翅膀,扑扑孙翔的手。孙翔不耐烦地瞥着他,周泽楷说:“慢点。”




“为什么?”




周泽楷说,“等他们。”




“……”




孙翔没有吭声,周泽楷又说,“牵着我。”




“……”




孙翔其实很不乐意,可是又没有办法,他牵了周泽楷的手,准确来说,那是翅膀。周泽楷的速度才是刚刚好的,不会太快也不会太慢,他不说话,但是他在教孙翔怎么样做。




孙翔开始会暴躁,会生气,会不耐烦,因为他不知道周泽楷想什么,但是周泽楷每次都是用行动表示,他在教他。孙翔也不是那么蠢的企鹅,虽然也称不上绝顶聪明,试了几次,便明白了。




吴启杜明他们几个扑腾着跟了上来,边跑边说对方的坏话,然后他们说孙翔做得好,孙翔有点羞愧,因为不是周泽楷提醒他,他就不会这样做了。孙翔故作沉默没吭声,江波涛也鼓励他了,孙翔觉得自己像个小孩子,做对了一点点,他们就急着来发给他小鱼了,所以很快孙翔的小鱼就堆积成了一座山了。




孙翔说:“我不是小孩子了,我都知道的。”




其实他说这话的不久之前,还是一只灰色的企鹅,那时候他还不漂亮,丑丑的,但那阵子他已经知道自己不一样了。他想他既然是一只特别的企鹅,那他就应该做特别的事情,可是周泽楷却告诉他,融不进群体里的特别,只能叫怪异。




 




“那样委屈自己,你会失去好多的!”孙翔不服气地说。




“……”周泽楷看着变幻无常的极光,轻声道:“但你同时,能得到更多。”




孙翔看着他,极光像在他身上笼着一层纱,忽然好像明白了许多。




孙翔低低哼了一声,周泽楷想,孙翔大概是彻底理解了。




 




*




 




轮回队伍的前进是这样的,周泽楷在前面领着大家,一摇一晃的,后面跟着江波涛方明华吴启杜明吕泊远,然后才到孙翔,而且孙翔还有点掉队的痕迹,所以每隔一段时间,江波涛都要往后看,挥舞着翅膀说,“孙翔,你别落单了,跟紧点儿!”




“知道啦,我又不是小孩子!”孙翔嚷嚷。




但是杜明却说,“你就是小P孩!”




吴启也说:“对对对,傻大个儿!”




“你这样说,我会生气的噢!”孙翔踢飞了一块冰块,说,“别以为我不会生气啊?”




“不就逗逗你嘛,别生气,乖。”方明华说。




“哼!”




然后孙翔就扑腾着走快了两步,有时候走得太快,摔倒了就在冰上滑出去数千尺,被杜明他们指着来取笑。孙翔又羞又恼地爬起来,拍拍身上的冰屑,周泽楷伸手,说要牵他。




孙翔拒绝了好多次,但是周泽楷说我们是搭档,于是孙翔就允了。




牵着周泽楷就没有再摔倒了,孙翔开始有点舍不得他的温度,在全世界最冷的一点,有一只奇怪的巨型企鹅捧起了他的心,并轻柔地呵护着。




对此,孙翔既感到羞耻,却又同时在暗暗高兴。




 




一行企鹅来到了岸边就开始了抓鱼。孙翔觉得这真是最基础的技能了,可也要被他们一次又一次地教,上了岸,江波涛还会说他哪里做得好,哪里做得不好,让他好好配合周泽楷和大家。




后来孙翔就跟周泽楷成了搭档,附近的海狮海豹们都很惆怅,这两只企鹅实在太凶了,果然就是变异体。




孙翔在不知不觉中,发现自己原来忽然就成了轮回的一员。他本来是一只孤独的企鹅,可如今他有了同伴,他们说大家都一样,但是有些企鹅更适合打头阵,有些企鹅更适合辅助,然后很多很多企鹅加起来,就变成了今天的轮回军团。




孙翔花了许久才弄懂了这个道理,周泽楷站在他旁边没吭声。




 




孙翔在岸上晒太阳的时候,忽然说,“我还没试过抱抱其他企鹅的感觉。”




周泽楷听到了,伸脖子就抵上了孙翔的小脑袋。




孙翔由着周泽楷把自己的脑袋撞过来,然后就低头看着地面和自己的脚掌,周泽楷也在看着地面,他们俩的脑袋抵着成了一个心形,风雪在呼啸,而他们看起来,就像一尊雕像。




周泽楷蹭了蹭他,孙翔软绵绵,热乎乎的。他想他真幸运,终于找到了一只可以相互偎依的巨型企鹅了,他在茫茫企鹅群里第一眼就看上了他,然后,他就恋爱了。孙翔不知道有没有什么感觉,因为他在动自己的小脚掌,看上去有些心不在焉的。




他不知道那时候的孙翔其实是在掩饰自己害羞的心情。




可是周泽楷还是挺高兴的,因为他跟孙翔都不再是孤独的企鹅了。




呆了一会儿,周泽楷什么都没说,后退了几步,然后就抬头走开了。因为他要上场了,所以孙翔便要等他了。




 




孙翔转身看他,他想周泽楷一定能带着胜利回来的。




 




*




 




王者生而孤独,最幸运不过他在另一个王者最落魄的时候伸手接住了他。




 




从此一便成双。




 




 




 




END.














——————企鹅超可爱的!!!!轮回队服配色也很像小企鹅XDD


评论

热度(151)

  1. 只在方寸一枪穿翔周泽楷 转载了此文字